本科职业教育应坚守本科教育的层次性。从字面上看,本科职业教育的教育层次似乎无须讨论,但在实践层面仍有很大问题。表现在:源于重学轻术的传统观念和对职业教育的固化认识,人们容易把本科职业教育视为传统本科与高职高专的中间层次,认为本科转型是教育层次和要求的降低,这其实是对国家“促转型”的误读。

由图可见,第一层次是技术操作。这一层次只要依据所学知识,通过反复训练便可达到,属于中职教育要求。第二层次是技术运用,重在针对技术冲突对现有系统进行改造,属于高职高专要求。第三层次是技术集成,旨在综合多种技术对现有系统进行重要改进,属于本科职业教育要求。第四层次是技术创新,重在解决关键技术问题或研发新的技术,属于专业硕士培养要求。第五层次是技术发现,重在找到新原理或提出新发明,属于专业博士培养要求。因此,相对于较低层次的应用型人才,本科职业教育应该以综合性和创新性应用为着力点,强化学生解决复杂工程问题的能力,以达到职业工程师的能力要求。

在职教类学校为数众多的情况下,我国推动地方本科转型不是为了解决应用型人才数量不足的问题,而是为了解决层次不够和质量不高的问题。

实际上,现代产业技术交叉融合的特征,要求应用型人才不仅要掌握专业知识,而且要有跨界能力;不仅能够熟练应用,而且能够应用创新。这就决定了转型高校的培养规格是“必要的本科底蕴,较强的应用能力,良好的职业素养”,培养要求是“就业有实力、从业有能力、发展有潜力”,既要体现本科教育的层次性,又要强化应用人才的类型性。

如何合理处理两个关系?

第一,理论教学与实践教学相兼顾。

无论哪种类型的本科教育,都需要理论知识和学术能力,都有实践要求和职业追求,其差别仅在于侧重面或平衡点不同。蔡元培先生曾指出“学为学理、术为应用,学必借术以应用,术必以学为基础,两者并进始可”。因此,面对理论教学与实践训练的冲突,不能“非此即彼”,而应通过重构课程体系、重组课程内容、重建课程载体,把理论与实践分离变成学、用、创相融,才能实现两者兼顾。

第二,基本标准与类型要求相结合。

受时代背景所限,1998年颁布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》提出,本科学业标准仅体现层次区别未考虑类型差异。目前,随着我国人才培养结构的变化和职业教育体系向高层次延展,仍采用同一标准指导人才培养导致地方本科高校“想转但不敢转”,这既不利于本科教育同质化的消除,也不利于本科职业教育的实施。学术型本科与本科职业教育既存在差异,又具有共性,其人才培养应体现基本标准与类型要求的结合。因此,国家层面应当依据高等教育发展,修订本科教育基本标准;行业协会以基本标准为基础,制定人才培养的行业标准;地方高校围绕行业标准,细化制定学校培养标准,从而形成国家、行业、学校三级标准体系。